李某,男,42岁

1992年4月2曰初诊

患不射精症已10余年,近4个月来阳事不举,尿中白浊。现体质丰腴,大便不畅,阴伤口疮,夜寐梦多,舌红苔白厚腻,脉弦槽数。证属湿热蕴郁,气机阻滞,升降反常。治以清化湿热,疏调气机,升清降浊。

方药;蝉退、片蓬莪茂、柴草、黄芩、川川楝实、荆芥、回草各6克,僵蚕、大腹皮、槟榔各10克,大黄1克。嘱其忌烟酒辛辣肥甘厚腻,抓实体锻。

服用7剂后,阳萎好转,仍心烦梦多。

原方去荆芥加钩藤、川草解各10克,枳壳、竹茹各6克,服药2周,阳事复常,余症皆除。

:形肥者多湿,参以苔白厚腻,知其湿盛无疑;心烦梦多,舌红脉数,知其热盛。湿热两盛互阻不化,气机不畅,经脉瘀阻,发为阳萎。故用升降散调气机复升降,柴胡、黄芩、川辣子泄肝热,荆芥、百枝宣扬阳气而解肝郁,大腹皮、槟榔疏利三焦。如此则湿热去而阳萎愈矣。若一见阳萎,便谓命门火衰,而投温朴,不惟阳萎不可能愈,恐衄血淋秘便毒之证亦不为远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