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癣乃风、热、湿、虫四者为患。发之大小圆斜不一,干湿新久之殊。风癣如云朵,皮肤娇嫩,抓之则起白屑;湿癣如虫形,瘙之则有汁出;顽癣抓之则全然不痛;牛皮癣如半项之皮,顽硬且坚,抓之如朽木;马皮癣微痒、白点相连;狗皮癣白斑相簇,此等总皆血燥风毒克于脾、肺二经。初起用消风散加浮萍一两,葱、鼓作引,取汗发散。久者服首乌丸、蜡矾丸,外擦土大黄膏,用槿皮散选而用之,亦可渐效。

土大黄膏

土大黄膏用白矾 硫黄八两共加参

川椒三味研成末 顽癣搽之不费难

治干湿顽癣,不论新久,但皮肤顽浓,串走不定,惟痒不痛者。

硫黄 生矾 点红川椒

上各为末,用土大黄根捣汁,和前药调成膏碗贮,新癣抓损擦之,多年顽癣加醋和擦,如日久药干,以醋调搽;牛皮癣用穿山甲抓损擦之妙。

顽癣必效方

顽癣必效川槿皮 轻粉雄黄巴豆宜

斑蝥大黄百药煎 阴阳水和海桐皮

治多年顽癣,诸药熏擦搽洗不效者,用之即愈。

川槿皮 轻粉 雄黄 百药煎 斑蝥 巴豆大黄 海桐皮

上为极细末,用阴阳水调,抓损敷药,必待自落。

又∶顽癣方

顽癣方中川槿皮 斑蝥轻粉各相宜

再加七个枫子肉 新笔涂将患处医

川槿皮 轻粉 斑蝥 大枫子

河、井水共一钟,煎一半,露一宿,笔蘸涂之。

顽癣浮萍丸

浮萍丸内苍耳草 苍术黄芩共苦参

姜蚕钩藤并 酒丸服下可回春

紫背浮萍 苍术 苍耳草 苦参 黄芩 姜蚕 钩藤草

共为末,酒糊丸,白滚汤每服二钱,随病上下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