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问于少师曰:余尝闻人有阴阳,何谓阴人?何谓阳人?少师曰:天地之间,六合之内,不离于五,人亦应之,非徒一阴一阳而已也,而略言耳,口弗能遍明也。黄帝曰:愿略闻其意,有贤人圣人,心能备而行之乎?少师曰:盖有太阴之人,少阴之人,太阳之人,少阳之人,阴阳和平之人。凡五人者,其态不同,其筋骨气血各不等。

五行有五,人亦应之,非徒一阴一阳而己。曰阴人阳人者,此略言其概耳。

若推广其义,则五五又分二十五人,口弗能遍明也。

黄帝曰:其不等者,可得闻乎?少师曰:太阴之人,贪而不仁,下齐湛湛,好内而恶出,心和而不发,不务于时,动而后之,此太阴之人也。*湛,音沉。内,音纳。*

湛湛,深沉之意。不务于时,动而后之,不躁动也。

少阴之人,小贪而贼心,见人有亡,常若有得,见人有荣,乃反愠怒,好伤好害,心疾而无恩,此少阴之人也。

心疾,心娟疾也。

太阳之人,居处于于,好言大事,无能而虚说,志发于四野,举措不顾是非,

为事如常自用,事虽败而常无悔,此太阳之人也。

于于,舒泰之象。志发于四野,志大而无当也。

少阳之人,諟谛好自贵,有小小官,则高自宜,好为外交,而不内附,此少阳之人也。

諟谛好自贵,小有精明,审谛而出,因以自负也。有小小官,则高自宜,高自位置也。

阴阳和平之人,居处安静,无为惧惧,无为欣欣,婉然从物,或与不争,与时变化,尊则谦谦,谭而不治,是谓至治。

谭而不治,但谭其理,而不治其事。无为而治,是谓至治。

古之善用针艾者,视人五态乃治之,盛者泻之,虚者补之。黄帝曰:治人之五态奈何?少师曰:太阴之人,多阴而无阳,其阴血浊,其卫气涩,阴阳不和,缓筋而厚皮,不之疾泻,不能移之。少阴之人,多阴而少阳,小胃而大肠,六腑不调,其阳明脉小而太阳脉大,必审调之,其血易脱,其气易败也。太阳之人,多阳而少阴,必谨调之,无脱其阴,而泻其阳,阳重脱者易狂,阴重脱者暴死,不知人也。少阳之人,多阳而少阴,经小而络大,血中而气外,实阴而虚阳,独泻其络脉则强,气脱而疾,中气不足,病不起也。阴阳和平之人,其阴阳之气和,血脉调,谨诊其阴阳,视其邪正,安容仪,审有余不足,盛则泻之,虚则补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此所以调阴阳,别五态之人者也。

实阴而虚阳,宜实其阴而虚其阳。独泻其络脉,即虚其阳,是以强也,安容仪者,安详其容仪,以审之也。

黄帝曰:夫五态之人者,相与无故,卒然新会,未知其行也,何以别之?少师答曰:众人之属,不如五态之人者,故五五二十五人,而五态之人不与焉。五态之人,尤不合于众者也。黄帝曰:别五态之人奈何?少师曰:太阴之人,其状黮黮然黑色,念然下意,临临然长大,腘然未偻,此太阴之人也。少阴之人,其状清然窃然,固以阴贼,立而躁险,行而似伏,此少阴之人也。太阳之人,其状轩轩储储,反身折腘,此太阳之人也。少阳之人,其状立则好仰,行则好摇,两臂两肘,常出于背,此少阳之人也。阴阳和平之人,其状委委然,随随然,顒顒然,愉愉然,然,豆豆然,众皆曰君子,此乃阴阳和平之人也。*顒,音雍。黮,音谭。,音旋。*

黮黮,色黑而不明也。念然下意,意下而心深也。腘然未偻,膝屈而非偻。委委、随随、顒顒、愉愉、、豆豆,皆从容和适之象也。

黄帝问于伯高曰:愿闻人之肢节以应天地奈何?伯高答曰:天圆地方,人头圆足方以应之。天有日月,人有两目。天有风雨,人有喜怒。天有雷电,人有声音。天有冬夏,人有寒热。天有昼夜,人有卧起。天有列星,人有牙齿。天有阳阴,人有夫妻。天有四时,人有四肢。天有五音,人有五脏。天有六律,人有六腑。天有十日,人有手十指。辰有十二,人有足十指、茎、垂以应之,女子不足二节,以抱人形。岁有十二月,人有十二节。岁有三百六十五日,人有三百六十五节。地有高山,人有肩膝。地有山石,人有高骨。地有小山,人有小节。地有深谷,人有腋腘。地有聚邑,人有肉。地有泉脉,人有卫气。地有林木,人有募筋。地有草蓂,人有毫毛。地有四时不生草,人有无子。地有九州,人有九窍。地有十二经水,人有十二经脉。此人与天地相应者也。此段旧误在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