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考察中国古代文献,云雨,在中国古代文化中用于性关系的象征,最早要追溯到宋玉的《高唐赋》中楚襄王梦与巫山神女相会之事。

在中国古典小说中,云雨均指男女性事。云雨甚至已经成了男女交媾的代称。我们也许没有想过,云雨,本是一种自然现象,即行云布雨,为什么就指性事交媾呢?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难道就是一种比喻吗?

考察中国古代文献,云雨,在中国古代文化中用于性关系的象征,最早要追溯到宋玉的《高唐赋》中楚襄王梦与巫山神女相会之事。
开创了写美女的先例
宋玉《高唐赋》、《神女赋》真是两篇奇文,在中国文学史上,开创了写美女的先例。这里写的是神,却处处以人为模特,细腻地描绘、夸饰女性外貌、形体和情态之美。女性之美成为艺术表现的重要主题,可以说是由高唐神女形象的诞生为标志的。
《高唐赋》与《神女赋》是内容上相互衔接的姊妹篇,两赋皆以楚王与巫山神女的云雨情故事为题材。据《高唐赋》序云,楚怀王到巫山游览,因疲倦而入梦,见一女子对其言:我本巫山之女,作客于此,闻道大王在此游览,我愿与王同床共枕。怀王于是同此女做了露水夫妻,临别女子对怀王说: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怀王于晨昏观巫山,果见云雨。为纪念这次奇缘,怀王特于巫山建名为朝云之庙宇。
两性 风流好梦
后来,怀王之子襄王亦到此游玩,也期望学父亲那样有一个风流好梦。惜襄王有意,神女无心,神女只在襄王面前尽情地炫耀了自己的美色,让襄王神魂颠倒,伥惘不已。这次未成功的性爱欢会,便成了《高唐赋》续篇《神女赋》的内容。
对于神女美姿丽质、神仪仙态的外表美和端庄娴淑、温雅多情的内在美,作品主要是从两个视角、两个层次来精心描写和刻画的:一是楚王梦中所见之神女风采;二是宋玉为楚王所作的绘声绘色的描绘。楚襄王梦与神女遇,感受到神女的那种朦胧的美。但由于楚襄王觉得自己在梦中感受不真切、看得不细致,所以又叫宋玉试为寡人赋之,替他把美女写出来。于是,宋玉则极尽文字之能,浓墨重彩地将巫山神女描绘为至善至美的天上人间独一无二的美丽女神,姿容秀色,人间难觅,举世未见。
即如《淮南子》则说今夫毛嫱、西施,天下之美人,在她的面前也显得黯淡无光。人世间满目皆是美女,没有谁能够超过她。
艳遇
宋玉借楚怀王的艳遇,尽情地抒发了由他本人的欲望、好色之心所激活的想像,写出了一位主动与男子结云雨情的神女。但,也只是点到即止,让《高唐赋》的大部分篇幅用于对自然景致之描述。作者一方面竭力渲染美的无上价值和魅力,另一方面又羞于承认自己的好色。这种对美色自相矛盾的态度似乎表明,宋玉写作的时代已同逝去的神话时代有了一定距离,原始自然的性爱美学观同伦理观发生了冲突。